世間好物不堅牢,彩雲易散琉璃脆。
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北京文化电视剧“散伙”引20亿巨亏,国资接盘者现身

发布时间:2020-02-14相关聚合阅读:国资 北京 电视剧 文化

原标题:北京文化电视剧“散伙”引20亿巨亏,国资接盘者现身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壹娱观察(ID: yiyuguancha),文/冒诗阳。

北京文化大概率将成为又一家由国资背景股东接盘的影视上市公司。

2月11日晚,北京文化(SZ000802)发布公告称,公司第一大股东中国华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华力控股”)拟将其全部直接持股转让于北京市文科投资顾问有限公司(下称文科投资),涉及持股比例15.16%;北京文化与华力控股近9年的联姻预告终结。

公告发布后,资本市场很快给予正向反馈。2月12日北京文化开盘后快速涨停,报收于10.73元。在此之前,由于新冠疫情影响,影视上市公司股价纷纷触底,其中北京文化股价在春节复盘的第二天探底至8.1元。

利好消息的刺激下,另一则公告未在市场中激起太大波澜。2月10日,北京文化发布《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回复的公告》,回复了深交所的多项质疑。公告中,北京文化对导致公司2019年巨额亏损的三大原因做出说明。

其中,引发巨额亏损的三大原因均与北京文化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、星河文化有关,两家子公司涉及的电视剧及艺人经纪业务,成为北京文化2019年的“财务黑洞”。

眼下,官司缠身的华力控股退出、国资背景的文科投资接盘,无疑将为北京文化减少来自于股东层面的拖累;此外,财报上一次性的计提坏账和商誉减值准备,也将减少未来的财务拖累。

但轻装上阵的北京文化,2019年折损了在电视剧和艺人经纪领域的两员大将,又在今年初剥离了潭柘寺等“现金牛”业务,如何再寻方向变得紧迫。目前看来,北京文化开始在电影业务上提速,但这项高风险的业务能否支撑北京文化的未来,还有待观察。

电视剧、艺人经纪业务引发财务黑洞

文科投资接盘前,北京文化的经营和财务状况均不理想。

经营层面,北京文化两家全资子公司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(下称世纪伙伴)、浙江星河文化经纪有限公司(下称星河文化)业绩下滑、管理者出走。

世纪伙伴是北京文化旗下电视剧业务的主体,最辉煌时,世纪伙伴创作团队有边晓军、胡晓峰、严歌苓、张黎等。而星河文化则以艺人经纪为主业,截至2018年底,旗下知名演员有陆毅、郭京飞、柯蓝、李乃文、李念、印小天、朱雨辰、李宗翰等,著名导演有沈严、刘海波、郭帆、潘戍午。

然而,两大业务主体在2019年纷纷陷入危机。其中,世纪伙伴2019 年确认收入 113 万元,较上年下降 99.78%。去年8月,管理者娄晓曦宣布辞去北京文化副董事长、董事,仅保留世纪伙伴董事长、经理职务,显示出二者渐行渐远。

两大业务主体的经营危机,直接反馈在了北京文化的财务上。

1月30日,北京文化公布2019年业绩预告,预计全年将亏损19.5亿-24.5亿元。相比之下,北京文化2018年净利润为正,全年盈利3.26亿元。即便在2019年初押中爆款《流浪地球》,北京文化依然在坏账和库存的拖累下巨亏。

公告中,北京文化披露巨亏原因,包括计提坏账4.4亿、存货跌价0.4亿、商誉减值13.7亿至14.7亿。

其中,占比最大的商誉减值同样来自于世纪伙伴、星河文化两家子公司。而计提坏账和存货跌价涉及的项目,也大多与世纪伙伴有关。

4.4亿元坏账下,北京文化对世纪伙伴的应收账款、其他应收款分别计提坏账0.21亿、4.17亿,涉及包括《爱我就别想太多》《澳门故事》《燃情父子》《我爱你这是最好的安排》《人皇纪》《谢家皇后》《天涯明月刀》等多个影视剧项目。

0.4亿元存活跌价则主要来自三方面,一是已开发的项目,包括世纪伙伴2016年与合作方共同开发电视剧《江山不悔》形成存货,双方决定不再继续合作开发该项目,北京文化对以上项目存货计提存货跌价准备1562万元。

在目前的行情下,世纪伙伴原管理和创作团队开发的《澳门故事》《雪白雪红》《好儿好女》《世间道》《这就是我们》等项目能否继续开发存疑,北京文化对此计提存货跌价准备1538万元。

此外,世纪伙伴参投的《刀背藏身》在取得公映许可证后于去年7月撤档,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900 万元。

北京文化再寻方向

除了影视业务外,北京文化旅游业务的几项核心资产也从公司剥离。今年1月3日,包括北京著名景点潭柘寺、戒台寺、妙峰山以及嘉福宾舍饭店四项资产从北京文化剥离,转让予北京市门头沟文化和旅游局。预计这将导致北京文化2019年税前净利润减少3500万元,进一步加剧了亏损。

分析人士认为,彼时的这项举动,可能已是在为引入国资大股东铺路。按照国有企业“主辅分离”政策,北京文化提前分离辅业,将更顺利的引入国资。

但无论如何,在北京文化的经营和财务双双陷入困境后,大股东华力控股显然无意继续背负。

华力控股主营业务为房地产,后逐步延伸至医疗健康、影视等领域。该公司与北京文化的“联姻”开始于2011年,通过定向增发成为北京文化的大股东。

然而,时过境迁,华力控股自身危机信号不断,天眼查信息显示,该公司2019年分别被民生银行、浙江银行、海通证券等金融公司告上法庭,法院裁定冻结其银行存款合计数亿元。在此背景下,2019年1月,华力控股所持有北京文化的多数股权也被司法冻结。

相比之下,收购方文科投资则是一家有国企背景的企业,其大股东为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,持有文科投资33.07%的股权;此外,央企中国恒天集团有限公司也是文科投资的股东之一。

但无论未来新股东背景如何,在主营电视剧业务的世纪伙伴“散伙”、旅游资产剥离的背景下,北京文化不得不重新找寻方向。其中,电影将是未来一段时间的主要业务。

北京文化此前曾参与投资多部爆款电影,包括《战狼2》《我不是药神》《流浪地球》等。2019年,北京文化还发行了电影《攀登者》《被光抓走的人》《特警队》等多部知名影片。

▲ 《流浪地球》剧照

在此基础上,2020 年北京文化计划推出电影《我和我的家乡》《封神三部曲》《沐浴之神》《来都来了》,并投资拍摄电影《东极岛》、《敦煌》、《排雷英雄》等影片。